主页 > 观点 > 观点以课题和期刊级别论成果是在搁浅学术研究
2019年04月02日

观点以课题和期刊级别论成果是在搁浅学术研究

  这种成果评价办法,实际上是在拧着学者们追求各种级别,面向复杂的学界江湖,而不是潜心研究领域,讨论真实的学术问题,探索未知的事物。同时,学者们也容易被期刊的趣好所左右,以至于使学术研究出现内卷化的情景。有些单位不惜采用集体体制来争取国家课题,生产学术论文,确实有当年“大炼钢铁”的劲头。然而,世界上真正获得重大学术成果的大家,有几个是曾经拿了高级别的国家课题项目、发表了大量高级别期刊论文的?

  不是学者们对学术成果缺少真实的专业认知与合理的评价意见,而是被这种流行的评价办法堵住了嘴:看看,人家在这么高级别期刊上发表了论文,争取到了这么高级别的国家课题项目,你说呢?

  为什么这种学术评价办法长期横行天下?问题在于,它并不是某个单位可以自由决定的。大家一股脑地这样做,都是被各式各样的学科评估、评先、评优等的标准给逼的。这种评价办法是学术研究上计划体制的衍生物,是行政权力对学术研究殖民化管理的结果。它造就的不是人们探索真理、做研究、创造知识的潜心与坦然,而是混江湖、抓项目、捞名衔的顽固与练达。看一看,那些会“跑路”的学者是不是比深宅于学术世界的学究“成果”多,职衔大?不少人把学界的江湖套路摸得门儿清,就是对真正的学术问题有些迷迷糊糊,而这并不影响他们被评为首席专家。反过来想想,如果梁莹不去死磕那些个高级期刊和高级别课题项目,她有可能做出真实的研究成果,成为真正有水平的学者,只是不一定有那么大的名衔。是不良的评价办法把她带上了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