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 > 宫廷卫士趣事:武则天跟儿子吵架站岗的卫士阴差阳错娶公主为妻
2019年04月03日

宫廷卫士趣事:武则天跟儿子吵架站岗的卫士阴差阳错娶公主为妻

  古代的时候,给皇帝站岗放哨的差事,一般人是没有资格的。给皇帝站岗方式的卫士,一般都是官宦人家的子弟,或者是立了战功的士兵。给皇帝站岗放哨的卫士,服役期满之后,一般会被朝廷委任官职。

  许多人的仕途,就是从给皇帝站岗放哨开始的,比如曹操和柴绍等历史名人,第一份差事都是给皇帝站岗放哨。笔者今天得空,就给大家讲几个宫廷卫士的趣闻。

  给皇帝站岗放哨,是一份非常有前途的职业,一不小心,就会得到贵人相助。举个例子,《隋书》记载,长孙皇后的爸爸长孙晟,是个落魄的贵族子弟。长孙晟在北周皇宫给皇帝站岗放哨的时候,大将军杨坚进宫办事。杨坚见长孙晟气质不凡,就大力栽培长孙晟。杨坚称帝之后,长孙晟重振家声,成了一代名将兼外交家。

  许多人因为给皇帝站岗放哨,得到了一份好前程,这不奇怪。唐高宗李治当朝的时候,有个名叫权毅的卫士,却因为给皇帝站岗放哨,结果阴差阳错,得以娶公主殿下为妻,这份经历就比较传奇了。

  权毅的老婆,是李治的女儿义阳公主。《书.孝敬皇帝李弘传》记载,义阳公主的母亲是萧淑妃。萧淑妃倒霉之后,义阳公主被软禁。李治非常讨厌义阳公主,再加上武则天阻扰,所以义阳公主的婚事一直没有提上议事日程。

  义阳公主到了40岁,还没有嫁人。古代的人结婚早,李世民的女儿清河公主,11岁就嫁给了程咬金的嫡次子程处亮。义阳公主40岁还没有嫁人,别说是流行早婚的古代,就是流行晚婚晚育的今天,也是大龄剩女啊。

  李弘身为太子,又是义阳公主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非常同情义阳公主。李弘去跟母后武媚娘商量,让母后准许义阳公主嫁人。武媚娘一听就发火了,武媚娘认为李弘吃里爬外,替萧淑妃的女儿说话。武媚娘怒斥儿子胳膊肘往外拐,李弘则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天理人性应对。

  武媚娘和李弘吵起来了,武媚娘越想越气,就决定报复李弘。武媚娘指着门口站岗的卫士说:”你一定要让姐姐嫁人是吧,好,我就让她嫁给那个站岗放哨的卫士吧。“

  武则天怒气冲冲,手指的那个卫士,就是幸运的权毅。古代的时候,皇帝的女儿嫁人,驸马爷必须是像程咬金家族那样的顶级豪门出身。权毅能给皇帝站岗放哨,他的家世应该不错,但是距离顶级豪门,还差得远呢。权毅因为给皇帝站岗放哨,结果成了驸马爷,也算是一段造化了。

  大家要知道,唐朝的公主出嫁,都是自带三百户食邑的嫁妆,还有一大批的财产。权毅那种入门级的豪门公子哥,能娶义阳公主为妻,那真的是名利双收的美事啊。义阳公主嫁给权毅,虽然说是下嫁,但是总比不嫁好吧。义阳公主权毅的婚姻,倒也是双赢。

  在宫廷里面当卫士,娶公主殿下的机会虽然不多,但是抱得美人归的机会还是很多的。古代的时候,皇帝隔三岔五会放宫女出宫。比如《唐会要》记载,李世民就曾经两次下诏,放三千多名宫女出宫,而且还特别强调”任求伉俪“。

  卫士们和宫女经常见面,难免日久生情。按照礼法,宫女名义上皇帝的女人,卫士们平时也不敢跟宫女那啥。一旦碰到天恩降诏,放宫女出宫的情况,卫士们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娶心仪的宫女回家了。

  古人云:”伴君如伴虎“。给皇帝站岗放哨,有可能得到贵人的赏识,甚至有可能娶公主为妻,但是风险也极大。皇帝一个不高兴,卫士就可能掉脑袋。

  李世民当朝的时候,对宫廷卫士的纪律,要求非常严格。自古知兵之人,对军纪的要求都很严厉。李世民是马上得天下的天子,他深知军纪的重要性,对卫士要求严格,倒也无可厚非。问题的关键是,皇宫中的卫士,大部分是贵族子弟出身,他们养尊处优惯了,受不了严格的纪律约束。

  《资治通鉴》记载,李世民有一次外出巡幸。随行的几个卫士吃不了苦,就想制造案件,吓唬李世民,逼李世民取消巡幸的行程。几个卫士鬼迷心窍,就想制造”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假象。几个卫士半夜三更偷偷来到行宫墙外,对着宫里放了几箭。

  第二天,皇宫里面炸锅了。宫人们发现射入皇宫的箭,马上就报告给了有司衙门。刺杀皇帝的案子,在哪个朝代都是重案。朝廷为了破获这起案子,马上就组成了强大的专案组。专案组很快就破案了,几个往宫廷射箭的卫士,被抓住了。

  李世民知道以后,马上作出重要批示。李世民的意思非常明确,对于卫士的无心之失,他可以网开一面。对于因为受不了军纪约束,就故意制造紧张气氛的卫士,肯定不能心慈手软。有司衙门接到李世民的批示之后,把那几个卫士处死了。

  唐高宗李治当朝的时候,有几个卫士鬼使神差,居然砍了宫里面的古树。宫里的事情无小事,有司衙门赶紧派人把砍树的卫士抓起来了。卫士们被抓之后,招供说树上的鸟儿太吵,打扰他们睡觉了,所以一生气就把树砍了。

  砍了一棵树,这要是在外面,也不算大罪,顶多罚点款,再严重一点,就是坐几年牢。问题的关键,卫士们砍的是宫里的树,这个就是不敬之罪。有司衙门最后判决,把那几个砍树的卫士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