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科技初创企业:在大湾区创业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2019年04月23日

科技初创企业:在大湾区创业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资金是生死命脉,除了日渐负担不起的租金,对于实体制造领域的创业公司来说,企业报税也是一个心头大患。

  “听说开完大会以后,前海接下来会有新的一些政策,我还特意去翻相关的文件,也跑去问,得到的答复是方向是有的,但具体的还得等。”目前在深圳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创业的王黎飞对记者表示。由于地缘优势,深圳前海是港企青年的创业理想地之一,王黎飞便是其中一名来自香港的创业者,最近一段时间她分外关注有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各种政策动向。

  据深圳市委常委、前海合作区党工委书记、前海蛇口自贸片区管委会主任田夫介绍,截至2018年底,前海累计注册港企总数已突破1万家、注册资本突破1万亿元,经济总量占前海蛇口自贸片区的22.96%,纳税占24.63%,固定资产投资占34.6%,实际利用外资占86.39%,前海已经成为粤港澳合作最紧密最成功的区域之一。

  2019年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发布,深圳前海在“共建粤港澳合作发展平台”篇章中作为首个专节出现,提出要“强化前海合作发展引擎作用”、“加强法律事务合作”、“建设国际化城市新中心”,在扩展发展空间、金融开放创新、深港文化创意合作、法治建设、港澳青年创业、基础设施高效联通等方面被赋予更多任务。

  但距离规划纲要出台仅过两月,关于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的相关政策方案很多还在研究阶段。那么,目前在大湾区创业,或者想要来大湾区创业,还有哪些困境和顾虑?不妨听听来自创业一线的声音。

  2017年11月,王黎飞决定从香港的一家企业跳出来创业,她的理想选址是深圳,但最终公司先注册在了东莞。直到2018年5月,王黎飞在深圳注册了分公司。“因为找到的投资人是东莞那边的,如果我们在深圳注册,他们不愿意投。但是虽然东莞厂房租金比较便宜,可是比较不好招人,交通也不方便。”王黎飞坦言,“其实就我个人,直至目前,我没有明显感受到大湾区是真正存在的。”

  这并非王黎飞一个人的感觉。郑智宇2015年创业,目前公司的其中一个宣传点是其学历背景靓丽的创业团队,谈及招揽人才,郑智宇表示,深圳南山是其最理想的创业选址:“这跟湾区没有关系,深圳本身就有足够的吸引力。如果我把公司开在东莞或者惠州别的相对来说经济没那么发达的城市,我去招精英人才,工资可能要开到5万都不一定来,但我在深圳,开2万就可以了。”

  诚然,作为改革开放最成功的“窗口”,鹏城的腾飞有目共睹。而经济越发达,人才、资源越聚拢,这是“头部”城市的效应。对于择业者来说,前往哪一个城市就业,除了有形的薪资诱惑,还有交际圈、生活圈、商圈等无形的社会资源的考量。

  郑智宇对记者表示,选择留在深圳的原因主要是这里人才、资源、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的强流动,加上深圳华强北电子的完整产业链的优势,“但不可否认,这里的创业成本也高。”

  “如果各地政府和资本愿意(互联互通),我们当然不必非选深圳不可。”王黎飞说,“先不说粤港澳三地政府了,就是广东省内各个城市的政府和资本,‘壁垒’都是挺深的。”

  从前海创新商务中心前往深港青年梦工场的路上,园区及眼之处绿茵林立,路边的花丛散发出茉莉花香,公路上的斑马线两侧印着“向左望”“向右望”的巨大字样提醒行人注意来往车辆,这样的斑马线提醒在深圳其他地方并不多见。“我们同事都很喜欢在这里办公,但很有可能我们就要搬走了。”王黎飞无奈地苦笑道,“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是35块/平,现在是65块/平,虽说在深圳南山已经很低了,但是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还是有压力的。就在上个月,旁边一家港企创业团队就搬走了。”

  郑智宇从南山的一个留学生创业基地孵化项目出身,半年期满后,他一开始把办公室设在了南山科技园,不久,他便把办公室搬到了南山科苑西工业区。“一方面,我们的工厂在西乡,办公和车间在一起有利于节约经营成本;一方面,这里现在每个月70块/平,这个租金应该是南山最便宜的了。”

  “其实这个租金价格园区也没挣钱,说不定还亏钱。”王黎飞补充道,“但没办法,毕竟我们还没实现盈利,一切都要开源节流。”

  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资金是生死命脉,除了日渐负担不起的租金,对于实体制造领域的创业公司来说,企业报税也是一个心头大患。

  王黎飞做的是工业设备领域,产品是下放到工厂车间里的,所以客户一般是厂家。“我们企业报税是每个月报一次的,而且是根据当月销售单开的金额去报,但我们To B的业务回款一般是分阶段,回款周期长直接影响利润,所以增值税对我们来说压力最大,我们也不是说不交税,但能不能针对这类情况,提供证明什么的迟点报税?”

  做智能驾驶辅助系统的郑智宇也有这方面的难题:“我们每做成一单卖出的钱是分几个阶段收到钱的,但报税的时候按全款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资金压力是有的。”

  “其实目前在深圳对于初创企业的补贴是不多的,基本都是针对个人的,孔雀计划是针对海归为主的,而企业评高新也要三年起步,像我们创业两年,带着技术从业界出来创业的其实基本没什么能申请的。虽然我们是从香港过来的,但我们在这边注册公司只能享受这边的创业政策,不能申请香港那边的。”王黎飞说。

  “我们其实现在做实体制造的创业创新嘛,像我做360度全景行车记录仪,它是帮助驾驶员看到车周围的各种情况的,有助于驾驶员做出更快更准确的判断和操作,降低交通事故率,这是挺好的一件事的,但大众对我们这类产品没有那么了解,所有的客户资源什么的都是我们自己花力气去找的,但其实我们也很需要政府在这方面能够给到一些帮助。”郑智宇说。

  “我的一个朋友把公司搬到了安徽的一个城市,当地政府对他们很重视,政府亲自帮他们跟另外一个城市的政府对接资源。”王黎飞一脸羡慕地说起身边一名创业好友的情况,“我知道在深圳肯定很难有这种待遇,但还是希望哪怕能有一小个部门管管我们也好,或许有但是我不知道吧!”

  关于郑智宇和王黎飞这方面的诉求,社会也并非一无所知。虽然政府层面的反应有所滞后,但来自业界的“民间”组织已经有所动作。

  3月29日,在深圳举办的一个大湾区企业家峰会上提出打造一个粤港澳大湾区青年创业公共服务平台(简称“青创平台”),“青创平台”将依托港澳大湾区企业家联盟里优质的企业家资源,为大湾区青年创业者免费提供融资对接、法律咨询、资源对接、创业辅导、经验分享、项目合作等多种服务。

  田夫表示,前海重点聚焦“深港产业合作”“深港人才合作”“跨境金融合作”“深港贸易合作”“制度创新合作”“重大项目建设”这六大板块。比如,为给香港服务业发展提供空间,前海成立以来,把“三分之一”以上的土地出让给港企,现已累计面向港企出让17宗,用地面积35.55公顷,占比47%,总建筑面积285万平方米,占比48%;为拓宽港人内地发展平台,前海推出了深港青年梦工场、深港创新中心、深港基金小镇、深港文创小镇等深港合作系列平台,其中深港青年梦工场开园4年已累计孵化创业团队356家,其中港澳台及国际团队176家,半数以上团队获得融资,总融资金额超15亿元人民币。

  原标题:来自科技初创企业的心声:“在大湾区创业,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