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 > 【邯郸人物】栗滨塘
2019年04月09日

【邯郸人物】栗滨塘

  “七七事变”以后,看到国土沦陷,人民遭殃,栗滨塘心情十分沉重,常到县简易师范找胞弟栗汇川(当时任校训育主任)和校长张变三打听时局发展情况,询问老百姓应持的态度。在革命师生的影响下,他参加了广平县抗日救国会,成为广平县农村最早的救国会员。并在本村发展了救国会组织,在自己家中建立了抗日联络点。1937年10月,他与胞弟栗汇川商量,准备收集民间,成立抗日武装。11月,大名县马时庄土匪头子张发孟率群匪闯进杜村,抢粮抢物,并要强行收集村中的。滨塘挺身而出,对张发孟说:“张司令,现在国难当头,爱国的人都纷纷拿起枪杆起来抗日。你号称抗日义勇军,理应开赴抗日前线,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找老百姓的麻烦呀。”张发孟听后冷笑说:“讲得好,我正是要扩大抗日武装,前来借点粮草,特别是需要你村的。你就帮个忙吧,快动员各户把枪交出来!”滨塘知道土匪口称抗日是假,要枪扩充自己的势力是真,就上前说:“本村历来都是老实农户,从来没有一枪一弹。”张发孟一拍桌子,大声吼道:“拿不出枪来,要你的脑袋!”转身对护兵悦:“扛铡来!”不一会,一个匪兵扛来一口大铁铡,咣啷一声扔在地上,双手掀开了寒光闪闪的铡刀。几个匪兵蜂拥而上,把栗滨塘衣服扒下来按在铡刀下。张发孟嘶叫着说:“说,谁家有枪?不说实话铡掉你的脑袋!”滨塘听土匪的口气,断定他不知道村中的底细,于是心不慌气不喘坚定地回答:“谁家也没有枪,不信你问问乡亲们。”在场的群众异口同声地说:“俺村确实没有枪。”救国会员栗章看到情况危急,便拿出20块银元放在张发孟面前说:“这点钱给弟兄们买包烟吸吧。他是个老实人,不会说假话,放了他吧。”张发孟有了台阶,才说:“看在大家的面子上,饶了这小子。以后发现杜村有枪,还得与他算账。”

  土匪走后,栗滨塘与弟弟汇川领来了大名县解蕴山、李大荔领导的抗日防匪团一个中队,收了杜村的13支私人。滨塘带领杜村的救国会员及参加了南寺郎固民团。在民团中,他积极发展救国会员,做抗日宣传工作,很快,这个民团掌握在抗日人员手中。

  1938年6月2日,栗滨塘带领民团中的救国会员化妆成赶会的群众打入广平城内,配合一二九师骑兵团解放了广平县城。6月3日,广平县抗日政府成立,滨塘任县政府特务队队长,负责公安、保卫工作。是月上旬,加入了中国。7月上旬,他任县大队大队长。9月,任中共广平县委委员。他对县大队的军政训练抓得特别紧,组织全体指战员学习《论持久战》《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并多次亲自讲课。他对自己与同志们一贯严格要求。11月的一天,部队驻在北张固,他的马啃了老乡的树皮,他亲自找到老乡道歉,并掏自己的腰包赔了2元冀南币。老乡感动地说:“八路军真是好部队。”栗滨塘作战勇敢,经常带领县大队小分队骚扰袭击敌人,并开展破坏敌人交通工作。一次他带领县大队在大名县王村东南的公路上埋下十几颗地雷,炸毁敌人军车1辆,炸死1名日军和1个翻译官,炸伤几名日军。后来日军凡在公路上行动,先在前边扫雷。滨塘与爆破组的战士研究出了连环雷(几个地雷连起来分别埋下,敌人挖上一个就拉响了下一个)的办法。一次,在刘董村东南公路上埋下连环雷,将1名日本侵略军工兵炸得粉身碎骨。1939年4月8日,日伪军300余人到县东北“扫荡”,抓捕抗日村长20余人。栗滨塘带领二中队在小未庄路沟内设伏,打死打伤敌人10余名,被捕的村长乘机逃出。

  1939年9月上旬,冀南三军分区命令县大队过渡为正规军。当时,栗滨塘家中房屋家具被日伪军“扫荡”烧光,全家无栖身之处。他不顾家中老小困难,毅然表示服从命令,并积极做全体战士的思想工作,帮助县委逐个解决战士家中的困难。9月底,县大队编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十七团第三营,滨塘任营长。

  1940年8月以后,栗滨塘带领三营投入百团大战,在3个多月中,攻克敌人据点10多个,打死打伤敌人100余名。1940年冬,滨塘奉命回冀南一分区扩军,两个月扩军七八十名,成立了一分区独立大队,任大队长。这支队伍经常在邯大公路一线伏击敌人,截击敌军车辆,抓捕汉奸特务。1942年春,独立大队调到元城县活动,保护一分区后勤机关和战略物资的安全。1942年7月,独立大队改编为元城县公安队,滨塘任队长,为保卫县政府,多次参加战斗,狠狠打击敌人。1942年下半年,栗滨塘任元朝县抗日政府工商局局长。在1943年大灾荒中,他发动和组织群众、爱国商人将草帽辫、荆条和荆条制品大量外销,从清丰、南乐运回粮食,解救了全县缺粮断炊的群众。解放以后,栗滨塘先后任冀南军区生产科科长,冀南军区合作社二支店经理,冀南区煤炭公司经理等职,在发展商业、恢复经济中做了大量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栗滨塘调到河南省工作,先后任郑州煤建公司副经理、河南省商业厅科长、处长、仓库主任等职。在工作中坚持原则,从不以权谋私。70年代,自行车供应紧张,在农村插队的女儿郑华要求他托人买一辆自行车,他不凭自己的职务去走后门,拒绝了女儿的要求。后来女儿听说自行车要涨价了,催父亲快买,他严肃地说:“这怎么能行?我是商业战线的领导干部,应该严格遵守国家的物价政策,不能在提价前抢购商品。以后再说吧。”后来自行车提价,才给女儿买了辆自行车。

  栗滨塘一生工作勤勤恳恳,业余时间喜欢参加劳动。晚年在自己单位的院里开垦了一片荒地种菜,十多年来向单位食堂交蔬菜一两万斤,而自己家中吃菜总是到市场去买。1976年夏,滨塘与3个儿子探家,走到村边,看到社员们正在地里挖渠,他就到家拿来铁锨带儿子去工地参加劳动。因他多年不回来,乡亲们都凑到他跟前问长问短,他说:“我住几天才走哩,咱们先干活吧,晚上再拉线级干部流着汗挥锨挖土,都十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