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 > 【邯郸人物】宗具臣
2019年04月06日

【邯郸人物】宗具臣

  宗具臣(1901—1977),磁县黄官营村人。1930年毕业于直隶天津警官学校,曾任天津警察局警察,因为中国人力车夫鸣不平,遭上司关禁闭,愤然辞职回乡,在磁县警察局任巡警。1939年9月,在中共地下党的授意下,出任峰峰煤矿伪“矿警队司令”,由韩永梅协助从事地下抗日工作。峰峰煤藏量丰富,经济、地理、军事位置极为重要,日本侵略军侵占峰峰后,把这里作为掠夺中国资源的重要煤产地之一,派驻400多人的一个中队对煤矿实行军管。敌人沿鼓山西侧挖了纵贯南北的两条封锁沟,在鼓山上建炮楼五座,矿区内炮台多座,交叉的火力网可以覆盖整个峰峰。矿区内伪军警宪特组织十多个,约千余人,其中伪矿警队700余人,这些伪组织都严密地控制在日本侵略军手里。

  其子书阁1939年10月率领原驻守磁县的伪军起义后,日本侵略军派驻矿警队日本侵略军指导官32人,统管一切军政事务,并给宗具臣派贴身指导官,和宗同院住宿、同锅吃饭,还安插便衣特务,负责监视他的行动。这时,宗的内弟韩永泉奉一二九师师首长之命,来到峰峰,加强对峰峰矿警队的工作,同时,磁县县委选派中共党员韩永明(磁县自卫游击支队股长、公安局股长,韩永梅二胞弟)化名韩亮彩潜入峰峰,以宗具臣私人办的小煤窑掌柜作掩护,帮助宗具臣、韩永梅开展对敌斗争。小煤窑靠近鼓山,是一个很理想的秘密联络点,小煤窑的收入也是宗具臣支援根据地物资和应酬敌人的主要经济来源。

  1941年8月,日本侵略军借口矿警队三十多匹军马患病,突然命令全部杀死。此事引起宗具臣夫妇极大震惊,叫韩永泉向等首长汇报,请求准予起义。师长说:“请你(韩永泉)亲自告诉宗具臣,让他不要紧张,要设法应付日本人,尽可能取得他们的信任,解除怀疑,继续坚持下去,要减少联系。必要联系时,不要经过其他人,也不要写文字东西,以防泄密。如实在危急,不能坚持下去,可以起义。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实在不可能,就是宗具臣一个人过来也可以。”宗具臣夫妻经过巧妙周旋,终于安全潜伏下来。1942年秋,在日本军营喝酒时,宗具臣从日本侵略军日语对话中获悉日本侵略军已下行军命令,将于次日拂晓前偷袭七八十里以外的磁县抗日政府。宗夫妇佯醉离场,随后令韩永明火速去送情报。韩永明下午四点动身,闯出敌占区,非常及时地把情报送到抗日政府。政府机关转移中虽受到敌人尾击,却未受任何损失。

  宗具臣等还为五军分区司令员皮定钧提供过一份自制的峰峰地区军事图。1939年秋,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八团敌工股长王树苗在彭城镇活动时被矿警逮捕,宗以罪证不确为由,乘日本侵略军指导官尚不知道时予以释放。地下交通员陈凤仪和向根据地运送物资的牛成安等都曾受到过他们的营救。

  宗具臣和韩氏姐弟等3人曾向太行根据地多次运送物资,突出的有两起。一是运送一批子弹,二是运送了数量可观的医药品。子弹是韩永梅巧妙地由磁县带进矿警队的,有高射机枪子弹千余发和很多的“七九”步枪子弹,散装成十三箱。韩永明潜入峰峰后,有了运出的条件。我军有关领导亲自制订了武装押运计划,按照计划,韩永梅、韩永明先把这批子弹运到野庄村堡垒户杨中和家藏匿。1940年夏秋之际,太行五军分区派出一个拥有两挺机枪的加强排,一个手枪班,一天夜晚,由韩永泉带领,韩永明作内应,把这批子弹安全地送上了太行山。

  1942—1943年太行根据地医药奇缺,韩永梅自筹资金,经常骑马到临水、彭城、磁县城、邯郸、安阳等地,以访亲探友为名购买药品。她还曾几次到北京“同仁堂”购买贵重奇缺药品。药品由韩亮彩、陈风仪和几个至亲转给韩永泉,韩永泉再转给领导指定的人,最后转移到根据地。

  1942年5月,韩亮彩(永明)被峰峰的日本侵略军宪兵队逮捕。日本侵略军宪兵队长西川提着酒,带了四个日本侵略军随从及两只狼狗闯进了宗家,进行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酒审”,威逼恫吓,诱骗许愿,以至搞酒后失言,均没有用。韩永梅柔中带刚地对西川说:“还是那句老话,没有真凭实据,打死人不行,随便杀人不行,要不咱们就得翻脸。”韩亮彩被日本侵略军动大刑11次,最后用断食断水的办法,要把韩亮彩折磨死。宗具臣、韩永梅找日本侵略军头头满井,日本侵略军权衡利弊,还想利用宗具臣,这样,在韩亮彩横遭劫难41天后,以允许“保外就医”为名,释放了他。人们抬着韩亮彩上车离开宪兵队时,宪兵队长西川拍着韩亮彩的胸脯说:“你的真正的,大大的英雄。没口供,不能处理。”

  1945年8月,八路军发布对日本侵略军全面进攻的命令。太行五军分区向宗具臣传达指示:保护峰峰煤矿不被日本侵略军破坏,矿警队准备起义,武器不得被日本侵略军带走,配合八路军打击日本侵略军,解放峰峰。宗具臣立即对矿山要害处如火药库、电厂等采取了加强警备和专人负责的保护措施。8月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驻峰峰的日本侵略军要在撤退前对煤矿进行破坏。应宗具臣要求,五军分区派张大竹(团参谋长)、李佑平进矿协助工作,十多名战士进矿警队掌握重型武器。日本侵略军为求撤退顺利,极力拉拢宗具臣,拨给矿警队一批武器、弹药。日本侵略军要把大批军用物资运走,向农村逼要大批马车,要求宗具臣催办。宗具臣叫农民以“修车”为由拖延时间,结果一辆车也没拉出,日本侵略军表面拉拢宗具臣,背地却在加紧进行销毁火药库及炸毁煤矿主要设施的活动,宗具臣得到侦察报告后,亲自带矿警查看,周密布置防护措施。严令矿警,对于破坏者,不论是谁,坚决以武力对待。宗具臣得悉日本侵略军在临水电厂布设了炸雷,他立命驻电厂的矿警严格监守,随即增派力量加强保护。宗具臣、韩永梅宴请电厂的日本侵略军头头黑木,当面指出了此事,劝告他不要做出对黑木本人不利,对日本侵略军撤退不利的事情,又馈他以重钞,黑木不得不撤去了炸雷。敌人想把医院的药品、器械全部运走,装满了几十个罐车,由于宗具臣亲自带领矿警坚决阻止,一辆罐车也没开出。

  日本侵略军撤退前,矿警队虽未公开宣布起义,但已完全听从中共的指挥,担起了保护矿山免遭破坏的任务。9月2日凌晨,日本侵略军突然涌出新兵营,在向北盲射并出击一程后,调头向东逃跑。宗具臣命令集结待命的矿警队,各人左臂扎一红布条,立即出发尾追日本侵略军,以实际行动表明矿警队站在中国人民一边。这个举动,实际就是宣布起义。在野外设伏的独立团和地方武装突然给日本侵略军以伏击,日本侵略军丢下许多辎重,向马头逃去。与此同时,独立团在工人地下军配合下,清理了峰峰村的伪敌据点,“剿共武装队”头子张继先等4名特务和十余名小汉奸被活捉。约十点许,宗具臣带领矿警队和工人群众队伍,在峰峰煤矿北门鼓乐喧天地欢迎太行五分区军政领导进矿。韩永梅把矿山各仓库的钥匙交给了接管矿山的领导。宣布起义的矿警队改编为太行五军分区磁武总队(团的建制),宗具臣任队长(司令),柴吉昌任副队长(副司令、以后任政委),李佑平任政治部主任,胡明德任参谋长。

  1945年9月14日,磁武县军民在峰峰村南召开庆祝胜利大会。太行五军分区向宗具臣赠送了绣有“光荣义举”大字的锦旗。此后,宗具臣率队参加了解放观台(六河沟煤矿)和马头战斗,后又率磁武总队参加了解放磁县城、攻打安阳飞机场的战斗。在解放磁县城的战斗中,宗具臣走到城北门附近与敌旅长王云珊谈判(在宗具臣与日本侵略军斗争正激烈时,磁县城伪军旅长王云珊摇身一变成了中央军,并曾给宗具臣送来委任宗具臣为旅长的委任状及官方印章,拉宗具臣投中央军),劝他放下武器,欢迎他到八路军这边来。王云珊因拒绝投降被消灭,磁县城解放,宗具臣任城防司令。

  1945年10月中旬,上党战役结束,平汉战役即将开始。晋冀鲁豫军区平汉战役指挥部设在峰峰煤矿鼓山庄楼,、首长进到峰峰后,虽然工作很忙,却还同、李达、黄镇等领导一起,宴请宗具臣全家。司令员说:“祝贺你们全家团圆。整个抗战期间,你们能应付下来,可不容易。这个煤矿能安全、完整地保存下来,照常生产,电灯还亮着,你们是有功的。”政委特别表扬韩永梅“是宗具臣的好内人、好夫人、好参谋长,是一个立下大功的人”。称赞韩永梅姐弟三人“不仅是同胞姐弟关系,而且是革命关系”。

  解放战争中,宗具臣任晋冀鲁豫军区九纵队二十七旅八十一团长,在攻打鹤壁的战斗中受伤,留驻邢台养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直在邢台工作。“”中宗具臣夫妻受到迫害,80年代平反。宗具臣于1977年在邢台去世。韩永梅曾任邢台市政协常委,于1992年在邢台去世。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